嬌艷芙蓉 第十章
流年小說網
流年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全本的小說 凌辱雜記 熟女歸宿 流氓老師 山村春情 鄉野多嬌 亂愛之美 夏日回歸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鄉野痞醫 顛倒奇緣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山村老師 春滿香夏 云雨紛紛 幸福家庭 七年之癢 縱情忘愛 愛與哀愁 桃花盛開 嬌妻愛女 家的淪陷 官場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流年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嬌艷芙蓉  作者:玉潔 書號:46431 更新時間:2020-2-1 
第十章
  斜倚憑欄,還擁著嬌人兒觀賞窗外逢秋的庭園景致,然任桂花再芬芳,粉菊再清香,假山水涼亭造景再巧妙,也引不開籠罩著兩人之間的凝重沉默。

  急轉直下的劇情,從怡沁郡王口中傳進了杜冥生耳里,讓他好些天來忐忑不安的心情,終于有了結果——結果就是重重地摔下,美妙剎那間跌了個粉碎!尖銳的碎片,刺進他的心、劃過他的眼,而他,得嘗著這份刻骨銘心的血和淚,獨自步往下一段旅程。

  “你接下來打算去哪?”汲取著男子身上熟悉的淡淡藥草香,德媛輕問。

  沉好一會兒,他才開口:“往南走。”

  一雙蝶翼般的長睫,隨著眼簾更加低黯了。

  中秋將至,郡王一行人眼看是沒法趕在十五前返抵北京了,兩江總督于是巧心設下賞月宴,邀郡王、貝勒等人留下過節。中秋一過,他們便要動身北上回京城,她自是必須同行,而他…選擇了與她完全相反的方向,他要南下…“愈是往南,就愈是不會下雪,對不?”清麗的臉蛋,勉強勾動微笑“以前在京城,我最怕過冬了,因為不管屋里擺了幾只火盆,我還是全身發冷,手腳冰得像是剛從冰窖出來似的。可我又最愛賞雪,看著雪花片片飄下來,舉目所及就是一片純白,四周靜沉沉的,好似世上只剩我一人…”說著,她不住紅了眼眶“我原先好盼望今年冬天能跟你一起過…我想跟著你取暖,同你一塊兒賞雪,想試試在一片雪白的世界里,只有我和你的感覺,可——”

  可如今這一切,都不可能成真了。他們必須各自分飛,她朝北,他往南。

  螓首埋入摯愛的口,她痛哭失聲。

  “可我真的舍不得!我舍不得你啊…我舍不得你孤單單的一個人生活,我想陪著你…如果當初不去認我阿瑪、額娘,或許就不會成這樣了…冥生哥哥,對不起…”

  俊秀的臉龐,懸上了兩道清淚。他輕撫她柔滑的發絲所綰成的髻,啞道:“別再說了。這件事…沒有誰對或錯。”

  打從一開始,他愛上了自己所救的失憶女子,可有錯?記憶恢復后,她為了讓父親寬心養病而自承身分,又焉有錯?現在她的丈夫要回自己的、她的父親希望女兒過得好,而希望他這個梗在中間的第三者成全退讓,誰能說有錯?一切,不過是上天作

  “你…會忘了我吧?”她哽咽問道。

  他怔了一下。半晌,他合上眼。“我會忘了…媛格格。”

  揪住他的衣襟,她點點頭,一種心痛,一種心安,哭得更兇了。

  “忘了我,去找個能陪在你身邊,需要你、會照顧你的姑娘,別讓自己孤單一人…”她是不能陪他飛了,但遼闊的天空仍在他面前池該有屬于自己的翱翔。

  杜冥生將她收攏在前,緊緊的,緊緊的。隨后,他吻她,任自己的淚淌上她的頰,直到分不清是誰的淚。他松手卸下她身上的珠佩繡袍,和自身的素布衫,與她同人香帳,翻滾**,縱其一生的放任無羈,一回又一回。

  他要記得她,記得這具與他過的香軀,記得這個和他相偎過的體溫,記得這張他親吻過的容顏,記得他的蕓生。

  即便是時間,也不容抹滅他的心誓——在最后一次狂喜中,他低俯至她的耳邊,呢語:“我,不辭行。”

  賞月宴在總督府中庭盛大展開,兩江總督和怡沁郡王、鈺貝勒其下的部屬等共飲一桌;而總督夫人與其余女眷則聚集在仰熙樓,負責款待怡沁福晉、格格。

  天上月兒圓又明,地上筵席杯觥錯,酒酣耳熱,端是歌舞平的太平景象。

  怡沁福晉步履裊裊地穿過長廊,繞過月影晃晃的水池,終于如預明地在杜冥生所居的房間找著失蹤了一會兒的德媛。

  房門敞著,屋里沒點燈,清亮的月華卻映了半室光輝,她看見女兒僵坐在桌旁。

  “媛兒?”她走了進去,燃起一盞燈,略微恍然地瞧著女兒呆滯的目光。“嬡兒,你在這兒做什么?怎么不到仰熙樓去跟大夥兒一起賞月呢?”

  德媛眸子瞬也不瞬,平板地逸出一語“他走了。”她回望空的房間一圈“他說了不辭行,所以我來找他時,他就已經不在了…

  他人真好,是不是?他知道如果他不先走,明天我一定走不了;他也知道相會無期,辭行只會讓兩人難受,所以他就這么走了。”豆大的淚,開始一顆一顆地落。

  她啞聲泣道:“為什么?額娘,我好不容易才愛上一個人,為什么卻偏要落了空?”

  福晉輕嘆,用手上的香帕為她拭淚“你是個有丈夫的人哪!別忘了,這丈夫可還是你自個兒挑的…人生大事,豈容得你兒戲,說換就換?想想看,紫城里多少雙眼睛,哪由得你任鬧笑話?”

  “是啊…”她凄美一笑“是我自己毀了自己的一輩子…”

  看女兒似乎凄絕,福晉有些心焦“說什么毀了自己一輩子?跟著鈺,是一輩子享用不盡,我和你阿瑪都是為了你好,你可別為那個人,凈把自個兒往死胡同里拉呀!多為往后著想,那個人能給你什么呢”

  凝望著窗外清燦的銀白,德嬡一個字也聽不進去。

  她只是沉沉的想,想他竹青色的背影,是不是正披著一身和他最是合稱的月光靈氣,悠悠漫步在凄冷的石街上,一步,一步,愈來愈遠…中秋過后,怡沁郡王等人即收拾了行囊,雇了幾輛車馬,起身回京。

  行陸路不比走水路輕便,一路上或走或停,傍晚就留宿客棧、驛館,回程中,德媛食不知味,睡不安眠,像個失了魂兒的布娃娃,凡事皆盡由人。

  惟獨,她堅決不肯和鈺同房共寢。

  晚上兩間廂房,她總拉著福晉不放,使著子非要和母親同宿,把老父和丈夫推到另一間去。所幸一般的廂房里都會有兩張,一張主人,一張則是仆人。鈺再是惱火,也只得臉上含笑、心里咬牙地退居仆人過夜。

  “媛兒,你不能這樣。”福晉嘆勸“你興許能躲他一路,可到了京城以后,你總還是要回貝勒府的,那時你該怎辦?你們是夫呀,能不同房嗎?只是遲早而已。”

  撒嬌地枕著母親的膝頭,德媛微微雙眉“我知道啊…可是,額娘,你一定要幫我,至少這一路上,多給我一點時間,畢竟…我沒法那么快就準許另一個男人碰我的身子…”

  她躲著、鈺捱著,回到京城時,已經是秋霜盡落的時節了。

  又在郡王府賴了些日子后,德媛在怡沁郡王的“押送”下,不得不進了貝勒府。

  貝勒府內,果真按鈺當初的諾言,被大力整頓了一番,也正好讓鈺藉機發他在回京路上所受的怒氣。前來廳上重新晉見主母的仆婢們,個個非傷即殘,對主位上的人再不敢怠慢絲毫;而荷姬,聽說也被下令逐出貝勒府,不知所蹤。

  怡沁郡王很是滿意,對必恭必敬的鈺又代幾句后,放心地坐上了馬車,在德媛依依不舍的眼光中,揚塵而去。

  望著馬車逐漸縮小枉大街另一端,鈺的大掌冷不防地摟上了她纖軟的肢,抵靠在她貝耳邊,徐徐吹氣“你逃不掉了。”

  擱在間的掌用力一捏,捏出了一顆痛淚沁在她眼角,他只是冷笑。“該進屋去了,我的夫人。”捏在她間的掌勁沒有片刻放松,他就這么擒著她,步回寒月閣。

  疼得幾乎腳軟的德媛,低頭縮肩,慘白著臉,人挨在他臂彎,依著他的步伐往寒月閣去,沿途見著的奴仆,只當貝勒主子和夫人恩愛非常,無人察覺她的不堪。

  進了房,鈺反手攏上門,方施恩地松開了掐在她纖上的掌。德媛癱倒在地,吃疼地撫著,渾身痛得冷汗不止。

  “你——”她氣惱地昂高了頭,怒眺站在面前的男人,什么都還來不及說出口,一記耳刮子旋即而下!“啪”地一聲,響徹房內。

  小女子被打得伏倒,眼前黑了一瞬,驟然間天地無聲,耳朵只是嗡嗡作響,角溢下了一絲腥,臉頰陣陣火熱的麻刺辣痛。

  鈺彎身蹲下,把她拽了起來,長揩以鷹爪般箝住紅腫了一邊的芳容,抓得她發疼。

  “想說:‘難道你不怕我跟我阿瑪告狀’?”他淺淺笑了笑,不吼,不罵,只用讓人背脊發涼的低冷聲音,笑著對她說:“勸你還是別告狀的好,要是撕破了臉,鬧上宗人府,大家都難看;而最難看的,仍會是你沁郡王府,你信不?只要聽到你在外頭好上了一個野男人,無論我再怎樣殘忍待你,也不會有人說我錯,懂嗎?為了你好,為了你的阿瑪好,為了怡沁郡王府好,你還是乖一點,嗯?”

  凜栗的氣息,貫穿了德嬡的脊髓,閃著兩簇小火的雪瞳,睇著眼前這個空有俊美外表、體內卻窩藏羅剎食人鬼心腸的男人——她的丈夫。

  陷在掌上的容,鈺看了好些時候,醉地呢喃起來“你連生氣的樣子都好看極了…新婚夜那晚,我本來以為擁有‘病西施’之稱的新娘,該是很美的…可我失望了,你的確該算是個美人胚子,但…不美,所以我說你‘不過爾爾’。”他伸出另一手的指,在析的小臉上描摹“原來這才是你該有的樣子,我想,西施大概也差不到哪里去了。這才知道,西施病了,怕是也美不到哪里去…”

  指尖滑過她的芙容,隨而又往下延去。她的頸、她的肩,然后大掌忽然包握住隆起的渾圓,令她倒了口氣。

  著嬌人兒柔軟的脯,他得意地看她不愿卻止不住的低道:“唔,摸起來不再讓人覺得掃興,連身體也變了…這感,這嬌,是那個男人教會你的?”他眸光忽地銳利,放開了她的臉,兩手轉而暴撕開她的前襟、扯落她的抹,然后強硬地去她整件上衣。

  “不——”德嬡拚命想要掙脫,兩只粉拳卻完全不敵他單掌,無力地被反制在頭上。“不要!你放開我…”

  高高起她的下裙,他面笑“不要?等會兒你就會求我不要停!”想要她的望已經蘊藏心中近月之久,他一刻都不愿再等。

  這是他的夫人、他的呢!一段時間不見,她從不起眼、惹人厭的蟲,蛻變成靈彩蝶了,讓他充好奇,迫不及待要嘗嘗她最真實的原味!他用膝格開她的大腿,撕扯裙下最后一道防線,息愈是濃重,原始的侵略心頭,恨不能即刻攻占她的全部!他急切地掀開長袍下擺,松頭。

  眼看就要守不住了,德媛悲憤地把臉撇開,任淚傾。腦中浮現曾在秀水城遇過的那群人面禽獸,她毫不懷疑鈺跟那些人有什么不同,唯一的異處,也不過是那些人沒有身分,而鈺有個貝勒爵位罷了。

  真實的他們,都只是被獸操控的人…驀地,男人背后攏上而未落鎖的房門,砰地大大敞開!鈺一愣,緩下攻勢,眺著眼回頭望去。

  “是誰!竟然這么大膽,擅闖主子房?”

  他放松手勁,正好讓德媛趁得了空,猛然掙脫,翻身撿衣遮身,一面抬頭看是誰前來解救她?立在門口的,是個女人。一個脂粉媚麗、一身紅的女人。

  “荷姬?”他壁緊一對劍眉。“怎么你還在府里?我不是已經下令要你滾出貝勒府了嗎?”

  “貝勒爺…”荷姬眼含哀凄,上前抱住這個對她面鄙夷的男人。“貝勒爺,荷姬伺候了您三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而今腹中有了胎孕,您當真要把荷姬趕出府,讓您的骨落在外嗎?”

  “你有了?”聽聞血脈得以傳承,鈺卻沒有半點欣悅之,反而不耐地大手一揮!“那就打掉,馬上離開貝勒府,別來煩我!”

  荷姬震住了,不愿相信他當真那么無情無義。“貝勒爺?這是您的子嗣——”

  “子嗣?你這婊子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了!”鈺狠毒地笑道“就憑你,也想幫我生孩子?先想想自己是什么出身吧!生下來的孩子能見人嗎?”他指向縮在一旁的小女子“看清楚了,能替我生孩子的,是這個出身、血統都高貴的格格!至于你?哼,回窯子蹲去吧!”

  “貝勒爺…”荷姬僵在原地,恍恍惚惚的,好似失了神智。不愿相信,付出的情、付出的愛,換來的竟是他的無動于衷。

  “滾!本貝勒正忙著和我的夫人快活,別來擾我興致!”男人全然不留情面,轉身又往德媛近。

  扯開德嬡遮在身前的殘破衣料,他也不顧后頭還有別雙眼睛,再次對她強肆索求。

  “你放開我!放開…”德嬡使勁推攘不依。

  “啊——”忽然,鈺低吼出一聲哀號,身子僵硬,漲紅的俊臉快速轉白。

  他緩緩旋首看著身后淚面的荷姬,從他背后出一把染血跡的尖刀——鮮血,從背后出,濺上她沒了血的麗容。他目兇光瘋狂掐住荷姬“人!”

  幾乎窒息的荷姬狂地戳刺他的身體,第二刀、第三刀…直到,他倒下,搐,然后不動。

  “鈺…”臉上是血又是淚的荷姬,巍巍彬至他身旁,抱起眼中已經失去生命光芒的男人,放聲哭號。“鈺,我是真的愛你呀!你為什么要讓我們走到這地步?你為什么不能仔細看看我?你怎么能這樣對待我…鈺…”

  徹頭徹尾目擊此兇案的德嬡,軟癱在一邊,動不了,叫不出,也跑不開,只能眼睜睜看著前一刻還揪著她蠻的男人,就這么死去。

  荷姬哭了一陣子后,才把男人尸身小心放下,又持起尖刀,朝她瞪了過來。

  “這都是你害的!要不是你,鈺怎么會忽然變心!你聽好了,鈺是我的!你什么都得不到!他是我的!”她用力揮下一一“呀啊啊”尖刀的寒光、杜冥生的笑容同時閃過德嬡眼中,爾后鮮血飛濺,模糊了她的視界,放眼所見只有殷紅一片。

  血…溫熱的血…汨汨地…雪,白蒙蒙的雪,片片飄飛而落,無聲地蓋屋檐、大街,放眼望去,皆是純凈的白,將世間一切掩蓋得完美無缺。

  靖親王府內的雪玉湖也已經結了冰,同樣被凍在湖邊的畫舫上,獨坐著一名清秀俊逸的男子,默觀這片沉靜雪景。

  我又最愛賞雪,看著雪花片片飄下來,染得舉目所及就是一片純自,四周靜沉沉的,好似世上只剩我一人…她說的真對,此刻,他就像是被雪包圍著,小小的世界中,僅有他一人,放縱思念。

  現在的你,還是一個人在看雪嗎?或者,身邊有個能讓你偎著取暖、感受天地之間只有你倆的人,陪著你一起賞雪?“老六!你居然在府里?”一聲驚呼,打破了空氣中原存的靜謐。

  他轉過頭去,但見來人一身厚實貂裘,頭戴一頂灰貂暖帽,大冷天里手上仍少不了一把摺扇,俊美得宜男也宜女的白析面容既驚又喜。

  “四哥。”他淡然一喚。

  靖親王府第四位世子,慶容大步跨上畫舫,坐至他的六弟,慶煜的身邊。

  “你這向來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子,什么時候回府的?又怎么想到要回來了?”慶容大展親善笑容。

  “過年。”慶煜簡答。

  慶容嘴揚起美好的彎弧“你可買過了個好年。”

  “干嘛?又想要什么養顏美容的方子?”慶煜瞥來一眼。身邊這個自戀到了極點的男人,同時還是個極度愛美的完美主義者,以維護自己的美貌和苗條為人生最大旨趣,酷愛養顏美容更勝一般男人所感興趣的補身壯哩!“怎么會想到往屋外跑?不怕這冰天雪地,凍壞了你獨一無二的俊美臉蛋?”他語帶揶揄。

  “唉,甭提了。你看看這些…”美男子嘆息著從大擎下掏出一大疊摺子,擺上茶幾。“紫城內所有待嫁姑娘姓名、畫像、家世、嫁妝、喜好等等資料——還包括遺孀寡婦咧!”

  “珍姨娘來的?”

  “這府里除了我娘親,還有誰會干這種無聊事?”

  “你都三十了,是該成親了,莫怪珍姨娘替你著急。”

  “急什么?她還有我二哥這個親兒子哪,娶也娶了,孫女、孫兒也都生給她了,怎么就不饒過我?”他好怨嘆。“難得年底的商事能擱一邊,回家來輕松輕松,哪知我娘搬出這堆玩意見,?哩啪啦的講個沒完,害我只好趕緊逃出大屋!也幸好我娘裹了小腳,不便跟過來,就把這些給我,叫我好生研究,考慮考慮。”抱怨完畢,他順道伸指戳了戳小弟“唉,要不要也一起看看?說不定咱們兄弟倆可以一道辦親事。”

  慶煜笑著搖頭,還是拿起了一本摺子,隨意翻閱。一看,隨即沉下了臉。

  “赫舍里-德媛,怡沁郡王嫡長女,鑲白旗多羅格格?”

  “哦,面孔嘛!”慶容笑了笑,對二哥的這個小姨子還算相

  “她…應該已經有個貝勒丈夫了不是?”

  慶容意興闌珊地翻著某官表千金的摺子,有一搭沒一搭地答:“本來是,可惜掛了。”

  他詫然“死了?”平時對京中消息不看不聽,他完全不知此事。

  “是啊,還是被自己的侍妾刺死的呢!”惡,這是什么長相!他今天胃口肯定會不好。拋開摺子,慶容又翻起下一本,臉色更苦了。

  “大概三個月前吧!貝勒府發生了兇案,聽說是因為鈺貝勒為了夫人,把已經有孕的侍妾趕出家門,那侍妾心有不甘,一刀把鈺貝勒給喀嚓——就天縱英才啦…那個侍妾也了結了自己去作伴,一尸兩命啊!”不看了不看了,再看,今天可要沒辦法吃飯了。“為了這件事,倒楣的貝勒夫人還被拘在宗人府,關了一個月,直到確定她未涉案,才安然出來,被接回郡王府。這會兒要另找郎君…”

  “夫亡,她不用守三年孝嗎?”

  “怡沁郡王對那個女婿氣得吹胡子瞪眼,不想讓女兒為那種貨浪費青春。”拿過小弟手上的摺子,慶容仔細瞧了瞧“喲,記得以前看的時候沒這么美的呀,真是女大十八變!嗯,這個可以考慮考慮…”才剛滿意頷首,摺子唰地就被搶了過去。

  “我要娶她。”慶煜單刀直入。

  慶容一愣“呃…不用那么沖動吧?她的遭遇雖然令人同情,能起男人的保護望,可你也不用那么…”

  “我、要、娶、她。”慶煜像是昭告天下似的大聲嚷嚷,就怕再晚一會兒心愛的人兒就又要隨風遠揚。

  “對方還是死了丈夫再醮的寡婦耶…”小弟的品味有夠奇怪。

  慶煜拽住扮哥的肩膀,再確切也不過。“四哥,找人用最快的速度帶我一起上門提親!往后你要什么養顏美容的方子,敷的、涂的、抹的、喝的、吃的、泡的、洗的,我絕不藏私!”

  還有點遲疑的慶容一聽,馬上亮了眼。“成!馬上辦去!”唉,又是個自甘墮落的男人,如此自毀一生…不過他這個哥哥也是樂觀其成啦!嘿嘿!可愛的小弟已經不幸溺死在“一瓢水”里,看來能拯救其余“三千弱水”的寂寞芳心者,天上地下,唯他一人而已嘍——

  (之二完) wWW.6NxS.coM
( ← ) 上一章   嬌艷芙蓉   下一章 ( 沒有了 )
淘氣公主我愛私生女夫君難侍候情陷美人關狼吻/元渝天之驕子代班舞娘小寒姑娘愛出射鳥英雄傳斷劍情劫
《嬌艷芙蓉》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說,由網友收集整理,是玉潔精心寫作,由全本小說閱讀網站流年小說網提供免費閱讀。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用于商業用途
若嬌艷芙蓉第十章侵犯了你的版權利益,敬請來信通知我們,本站會立即刪除您認為侵權的作品,謝謝您的支持!
东方6十1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