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憐流云 第十三章
流年小說網
流年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全本的小說 凌辱雜記 熟女歸宿 流氓老師 山村春情 鄉野多嬌 亂愛之美 夏日回歸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鄉野痞醫 顛倒奇緣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山村老師 春滿香夏 云雨紛紛 幸福家庭 七年之癢 縱情忘愛 愛與哀愁 桃花盛開 嬌妻愛女 家的淪陷 官場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流年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君憐流云  作者:羽嫣 書號:46436 更新時間:2020-2-4 
第十三章
  人生如此,浮生如斯,

  緣生緣死,誰知,誰知?

  情終情始,情真情癡,

  何許?何處?

  情之至!

  經過修葺小樓恢復了舊貌,但失去了往惜那抹清麗身影,小樓如同于沒了靈魂般毫無生機。

  只有清冷月光與一道孤寂身影相伴,男子醉臥酒壺中,發鬢全松墨黑長發披散著擋去了整個臉。在云惜放手的那瞬間,他終于看清了她對他早已不是出自戀!而是一分遠勝生命的癡愛真情!

  她舍去女子的矜持來設計他,悉心守護在他身邊,甚至忍痛將他讓給其它人。一片癡心無怨無悔,不求半點回報,何其幸才能得如此佳!但他這個笨蛋做了什么?不但沒有回應,而且還一次次殘忍的傷害她!還自以為是的,一次次強調自己愛著其它人!

  “換我心…為你…心”沙啞的聲音里盛著太多堅澀苦痛:“始知相憶深!”

  酒入愁腸愁更愁,不論喝了多少他仍然無法麻醉自己,心心念念著的人兒全是云惜。從長廊上的相識,到凝亭里她撫琴時的靜謐;從大婚時與嫁衣相襯的櫻紅小臉,到御花園中比花嬌的娉婷身影;從軍帳中的細心體貼,到霧谷中的相許;從…那點滴全深刻入靈魂,他的心里一直有她呀!謗本無法忘卻!可笑他還自以為不愛云惜!

  為何要直到親眼看到她墜崖才回應?為何要那么遲那么晚才能擔白了真心?該死!他痛恨自己,是他的無情害苦了云惜!

  仰頭飲盡手中烈酒,長發順勢向后滑開出鎖成死結的眉峰,刀屑般深刻的下額上遍布著胡渣。藍眸半瞇著失去了凌厲,呆滯無神的看向靜躺在身側的“奔雷琴”那琴弦裹在月光中可以確實的看到完整無半點破損!

  “奔雷琴仍有靈的稀有古物,一但它屬于了誰就會與誰的命運相連。即是說弦未短,主人就一定償在人世!”從少恒用琴癡的這席話給了希望,他就夜夜帶著士兵瘋狂的冰冷的海中尋找她的影子,可是直今一無所獲。難道?徹骨的寒意襲來——是在騙他?!

  這時溫熱從手腕處傳來,顯然有人試圖將他扶起。

  “云兒!?”他一把抓住來人,藍眸全睜。

  “擎焱。我是少恒!”看著整地的酒壺孫少恒直搖頭,想不到擎焱對云惜的情會是如此之深。深到足已毀滅他自己!

  龍擎焱失望的甩開他,隨手拿起一壺酒仰頭狂飲。

  “擎焱,不要再喝了!你已經醉了!”少恒奪過他手中的酒壺甩的遠遠的。

  “醉?呵呵…”他象在笑可卻更象在哭,偏又沒半點淚。原來疼到極點,會連淚也無法出來!“能醉就好,醉了就可以往記云兒…不不,醉了她還是在,還是在!云兒…”

  他撲伏在地上,又哭又笑。笑笑哭哭中全是云兒的名字!

  此情此景,連一向不信人間總有摯愛的的孫少恒也為之動容,聲音沙啞的說:“擎焱,你要振作呀!”

  “振作?”擎焱想到了那個可怕的疑惑,一把提起少恒前衣襟:“你老實告訴我!奔雷的事是不是假的?你根本就是在騙我對不對?”

  “奔雷?你是說琴弦至今未短?”靈光一閃,果然不出當初琴癡所言,此次得琴之人有一大劫,但只要弦未斷人就在!那么他要告訴擎焱的消息是真實的可能很大!

  “哈,是的。它沒斷,我卻該死的尋不到云兒!水那么冰,云兒身子本來就弱,怎么受得了?不行…我不能再丟下她一個人了,我要去海里陪她…”擎焱剛掙扎起了身便踩到酒壺跌到在地。

  “擎焱,不要急!不要急!”孫少恒在確定了琴弦未斷后,話中竟有了喜悅:“云惜不在水里!”

  “什么?”一切停滯下來,藍眸瞬間閃過光:“說清楚!”

  酒意全醒再次暴抓著少恒的手下力很重。痛得他邊冽牙邊困難的說:“她在江南!”

  江南?怎么會在那么遠的地方?

  趁他失神,少恒把手給救了出來。再遲一步,怕給他活生生捏碎!

  “是的,據可靠情報云格格曾在江南的瘦西湖傍一處庭院出現過!”自從云惜墜崖后,擎焱不但下了重兵無無夜的水中尋找,還派出了許多探子到各處。這個消息正來自于最為可靠的其中一人,那就是剛回來復命不久的鷙翼!想到鷙翼,少恒下意識中覺得他象是故意來告訴他這個消息的!

  “消息來自于誰?”

  “鷙翼!”

  “孫少恒,你最好祈禱這個消息是真實的!”即然消息來自鷙幫,就絕不會是空來風,他定要前去一看究竟!龍擎焱冷聲丟下話,閃電般的身影已奔出小樓。

  咦?這是剛剛那個爛醉如泥的人嗎?少恒平了平被他嚇得跳快了幾下的心,跨步追了上去。

  ***

  “皚如山上雪,皎如云間月。聞君有兩意,故來相決絕。今斗酒會,明旦溝水頭。躞蹀御溝上,溝水東西。凄凄復凄凄,嫁娶不須啼;愿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竹竿何裊裊,魚尾何簁簁。男兒重意氣,何用錢刀為!”

  位于瘦西湖畔的一處庭院中,有個身著粉紅色衣衫的佳人,正快快樂樂的坐在上下搖動的秋千上愉快的呤著詩。

  旁邊的邀月邊搖著繩索,邊在輕笑:“云姑娘,那有人把‘白頭呤’讀得這兒快樂的?全沒了半點悲傷。”

  “愿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呵呵。”秋千的人兒突然意識到邀月的在說話,半斜著頭問到:“邀月,你在與什么人說話呀?”

  邀月呆了呆馬上恢復過來,或許受了快樂的感染,她竟忘了云姑娘的病才好:“邀月是在你說話哦。”

  “我?可是我聽到你是叫云姑娘哦!”她反指指著自己,又看看四周象在找人,可愛的樣子讓邀月笑出了聲。

  “是呀,是呀。你就是云姑娘啦!”如果不是主人出手相救,這位可愛美麗的女子怕是早已沉身于冰冷水中!當時,她全身傷痕累累,頭部更是象受了重擊。主人花了很多精力,甚至請動了神醫,才使她恢復到如今。可是,她卻記不得過去的點滴了。

  “為什么叫我云姑娘?不叫我雨姑娘呢?”很認真的問道,秀眉也跟著皺了起來。

  “是主人給你取名為云兒呀!”記得她一襲白衣浮出水面,象一朵白云。所以主人才會給她這個名吧!:“而且你也很高興的接受了的哦!”“嗯?是嗎?”云兒想起來了,這的確是那位總是從不睜雙眼的怪人給她取得名。而且她也記起了自己聽到云兒時高興的心思。云兒…云兒?腦海深處有個沉穩的聲音響起,有人曾這么叫過她!

  “誰?是誰?”太多濃霧繞在她的記憶中,任她怎么努力都無法拔開半分!

  “云姑娘?你不要緊吧?”邀月急忙停止搖秋千,擔憂的問題道。

  “呃…”她突得下了秋千轉頭正對著站在身后的邀月,本是快樂的容貌竟被突兀的哀愁代替。

  邀月驚異著自從她醒來后,雖然想不起過去,卻從來都是快快樂樂的。哀愁表情還是第一次看到!她感到,這樣的云兒與白頭呤的詩境好象!她的神態象極了一位但求與君白頭的女子!

  “喀!”怪聲從一顆依外墻而長的古樹上傳來。

  “什么人?”邀月反應很快,馬上護住了云惜。

  “嘩——”棲身在樹上的鳥應聲展翅飛出。

  “是鳥,沒有人哦!”云兒輕松的拍拍邀月,笑容重回她的臉上:“邀月,說不定獄大哥已經回來了。我們一起去找他!”

  邀月細心盯著大樹看了許久,終于放下心:“好呀,我好象聽到憐星衣服上的鈴當聲羅!”

  “哇!太了了。我好想她的!快走快走!”云兒邊說邊開心拉著邀月直走。

  “來了來了!”她不放心的回頭看了一下濃密樹梢,里面確無半個人影。為何她又覺得有?

  是她!真的是她!刚刚她轉頭時,正好讓他看個真切!藏慝在樹干背后的偉岸身影驚喜萬分,如果不是少恒及時阻止,他怕早已奔向心低的人兒了!

  小云兒!我來了!這一次我絕不會再讓你掉半滴淚!

  欣喜如狂的擎焱乎視了云兒不同,如今他已在她的記憶之外,是一個完全陌生的陌生人!

  不過,很快的他將發現了這個事實!因為他看到了云兒竟對長廊中正走來的一個男子出了他從未看到過的欣喜笑容!

  “獄大哥!好神奇,你怎么辦到的?不用憐星也可以自己走?”來人正是她的救命恩人——獨孤獄!從她恢復意識起,就發現他就是閉著眼廉的從不睜眼。真是好可惜,如此俊逸不凡的人會個盲人!

  “云姑娘,每次你都這么大驚小敝哦!”憐星緊跟著主人,小心的注視著主人的每個動作。生怕他會有什么閃失。必竟主人看不到呀!

  “人家只是好奇嘛!”云兒跑上前扶住獨孤獄的手:“不過神奇歸神奇,獄大哥你也不能太撐能哦!我來幫你。”

  獨孤獄接受了她的幫助,俊臉劃過笑意。天下會覺得鷙幫幫主需要幫助的人僅有她一個人!

  “云兒,最近身體可好?”后勁有絲寒意?看來他要等的人到來的速度比他想象中快!

  “全好了,一點都不痛了。”如果不是獨孤獄,現在的她根本是個支離破碎的身子,經過他的細心照顧已大礙。他是她睜眼看到的第一個人,所以她對他很信任。這種信任就象對自已親人的信任般,他就象她的哥哥一般。

  “嗯,不過你還沒完全恢復,不要太累了。知道嗎?”

  “好啦,放心我今天只在院中搖秋千哦。”

  獨孤獄伸手準確的輕輕拍了拍她的頭,態度估作親密。他就不信他不顯身!

  果然!

  “放開你的手!”隨著冰冷的聲音,一道黑影率先飛身而下,正是怒火中燒的龍擎焱!這個男人竟敢碰他的云兒!

  云兒臉上笑意全退,不知怎么的這個面胡渣的男人讓她害怕莫名!

  “擎焱,不要嚇到了她!”緊接著現身的少恒提醒道。那個男子雖目不能視,卻能輕易發現他們的藏身處,定不會是個簡單的角色!

  “這是自然!”

  擎焱霸道得搶過云惜,一把擁在中。熟悉的蘭香入鼻,上天終將她還給了他!

  “放手!放手呀!”其實他生的并不丑,如果劃了胡子還會是個極好看的男人,她卻怕得直顫!

  “別急,小心傷了自己。”怕傷到她,他松開了懷抱,卻將她困在懷里舍不得放開。從那么高的崖上墜下,她一定傷的不輕!如果不是親眼確認她安然無佯,他真會自責至死!只是她象是更瘦了,這讓他心疼。

  “是我呀,云兒!”怎么云兒象對他有些生疏?

  一聲云兒與心底的聲音重合,她心如刀絞!天!他是誰?云兒抱著頭頑強想要拔開腦中一團濃霧,卻立刻頭痛裂!一時間,她竟昏了過去!

  “該死!她怎么了?”擎焱再次抱緊她,她的身子好冰!

  “遭!云姑娘病發了!”邀月驚呼,急著就要搶擎焱懷里的人。

  “怎么做才能救她?”側身靈敏的閃過了邀月,凌厲的眼神直視側面的獨孤獄。

  獨孤獄從小瓶中取出一顆靈丹:“先把‘回天丹’給她服下!”

  回天丹仍世間珍貴稀有之神奇藥材,傳說中有起死回生之效!擎焱接了過來,將它喂入云惜口中。獨孤獄能救云惜,自然不會現在才害她!

  直到看到云惜的臉色漸漸好轉,擎焱才安心的提出問題:“告訴我,怎么會事?”

  “她不記得過去的事情了!”

  她忘記了他!包加不再彈琴!這是對他的懲罰!罰他曾經錯待了她!

  在云惜清醒后,他留在了這兒。即然如此,就讓過去的苦痛遠離。如今他只想好好疼愛她!當然只要云惜能康復,他會履行對獨孤獄的承諾!

  “什么!他是我的丈夫?獄大哥你騙我!”

  “他是。所以你不要害怕他,讓他在你身邊照顧你,好嗎?”

  “可是可是…”

  “惜兒,我會遠遠的守護著你,不會接近你的!”擎焱從那天后,改口叫她惜兒。不但是想避免刺到她,而且他更想要好好珍惜她!

  “獄大哥如果他走近了我。你就要馬上讓他離開這兒!”從頭到尾,云惜都坐的遠遠的,說話也僅是對獨孤獄說。

  “嗯!”能不能讓她接受,全看龍擎焱的努力了!

  第一個月,她很排斥他,只要看到他馬上就回房不出來。

  第二個月,她不再回房,也不理采他。

  第三個月,她接受了有他伴同出門游玩。因為沒有坐轎,她又不會騎馬,所以被迫與他共騎。

  “不可以太接近,不可以抱我!”咦?怎么不但他的懷抱讓她熟悉,甚至連他身上的披風都似曾相識?或許他們真的曾經認識。

  “好!一切依你。只要你老實呆在我的臂間。”慎重申明著的云惜一定不知道她現在這個樣子有多么可愛,他根本就想要緊擁她。

  “放心,我保證不會動。”才不會給你機會呢!不過有他又臂護著,真是一種不錯的感覺!

  “波橋到了!”一泓曲水宛如錦帶,時放時收飄于橋下,自成一種清瘦的神韻。

  “好美!”云惜完全被美景吸引,不自覺中已向后偎入擎焱懷中。擎焱則輕輕收緊了手,如愿抱住了思念的人兒。

  “快看遠處那些亭臺樓榭好美!”

  擎焱笑著點頭,再美的景都勝不過她!笑容浮上他的臉,蘇了緊鎖的眉。放開心去接受她,原來感覺會是如此之好!

  突然

  “把女子留下!”人群中竄出數騎黑馬,將兩人圍困其中。

  擎焱面色一凝::“只怕你們沒這個本事!”

  “好小子,竟敢看不起海沙幫!兄弟們上!”

  雙方斗起來,由于龍擎焱要護著懷中的云惜,只能單手應敵,對方雖武功不是絕世卻人多勢眾,所以雙方陷入對峙中。

  暫落后的邀月憐星越來越近。敵方左側那個人趁擎焱分神,出長刀就要砍過來。

  “小心!”

  云惜不顧一切想要用自己的后背當劍。

  “不!不要傷他!”一幕可怕的景象竄入她腦海。那是一個人正狂瘋的用劍刺著他!

  “惜兒!”擎焱摟住云惜側身避開了刀鋒,身上的披風被劃開條口。一朵白云伴著熾焰駭然躍入云惜眼中。

  瞬間雜亂無緒的片段一下子全出現在她腦中,這是她秀的!她真的認識他!

  “擎…焱!我的頭好痛!”

  “是我,惜兒別急,我馬上帶你回去!”她竟叫了他的名!

  “海沙幫還不速速受死!”趕上來的人不但有邀月,還有憐星,少恒。

  “擎焱,這里交給我們!”幾個小角色,不用來煩擎焱與云惜好不容易的相處!這些就讓他少恒來解決吧!

  “多謝!”擎焱摟住云惜飛身而起,躍出了圍困一路焦急的奔回庭園。

  “擎焱?”所有記憶都回來了。她萬沒料想到,這個陪伴在身邊三月這久的人竟是他!

  “我的惜兒!”龍擎焱緊擁住云惜,緊得想要把她融入自己懷里。

  不對呀,擎焱從來對她都很冷漠,怎么會如此熱情?

  “你怎么…怎么…”

  “惜兒,不要再想以前那個該死的龍擎焱!”

  擎焱在說什么?唔!邊傳來熾熱,他俯頭吻住了她的?!他不是說過他不會吻不愛人的嗎?難道…

  “傻云兒,把眼睛閉上。”在淺嘗她后,起了他更加深沉的渴望!他的大掌固定住她的后勁,間的動作也更加強烈。挑開她的,急切找到丁香小舌與之生死糾

  他越吻越深,深得不但想要吻她的,還想要吻上她的心。在她心里深深烙上他的印,不允許其它人再進入!云惜漸漸柔化在他懷里,失在他的氣息里。

  “我愛你,惜兒!”他放開被吻腫的紅,溫柔的吐出愛意。

  “呃…你愛我?”他不在騙她吧?如果是騙她為何他的吻傳達出好多深情。

  “是的,惜兒。請原諒我以前的該死行為。好嗎?”

  秋目對上藍眸,通過這幾月來他悉心守護,她知道他說的是實話。他真的愛上了她!回應了她的一片癡心!

  “擎焱!”云惜伸手抱住他的勁,淚滑了出來。

  “別哭,我的惜兒。從今以后,我不會再讓你落一滴淚!”

  呵!他還是那個霸道的子!不過他再也不是那個無心的貝勒爺了!

  尾聲

  “擎焱,少恒的表情好怪?”怎么孫少恒道別時,象是要一去不回似的。

  “惜兒,放心。很少有事會難到少恒的。”由于兩人重逢不易,所以獨孤獄的條件就由孫少恒來完成了。誰叫他曾經讓他誤會云惜呢!哼!當時也不趕快解釋清楚。不過少恒應該會很快找到獨孤獄要那個人,那個可以向天借雷電的人。

  “嗯。可是真的太遠了。”聽說要到那個稱為大不列顛的地方,僅是坐船就要走一個月。

  此時兩人都還不知道,少恒此去一行,不但找到了他的別一半。而且,竟找了個不可思議的女子回來,而這個女子竟與獨孤獄有段深緣!

  “呵!惜兒,少恒有他自己的天空。你不用太擔心。”擎焱有些酸酸的回道,俊臉接近心愛的子計劃著偷香。

  “別!”云惜推開他,健康紅暈的小臉再次染上紅霞。過去她從不會想到,擎焱會完全變了個人般,溫柔細心對她呵護備至:“我還正經事要問你。”

  “什么事?”他可不想放棄,所以估意云惜耳邊低語。

  “你沒有傷害秦姑娘吧?”當擎焱知道伍三那伙人是她引進來時很是生氣。這幾,云惜一直試著勸解他。

  “你覺得呢?”如果不是云惜勸阻,他真不想輕易放過那個女人。

  “擎焱,秦姑娘只是一向以自我為中心慣了,其實她的心不壞。放了她好嗎?”心結已解,云惜明白過去擎焱只是誤把對依依的兄妹情錯擋成愛情。

  “你能原諒她么?”

  “是的。秦姑娘還年青,有一天她有了真心所愛的人,我想她不會再出錯的。”

  “好。那么你自己告訴她吧。”接著,秦依依一身素衣走了過來。

  “云姐姐,對不起。”她愧疚的無地自容,正是云惜的寬容使她醒悟過來。其實回想起來,擎焱對她不是愛,她對擎焱也談不上真愛。以前她只是不服氣有人能從自己手里搶走他而已。

  “秦姑娘,不要緊。過去的事,我已經不記得了。”

  “謝謝你!”秦依依感激的淚面:“真心祝福你與龍大哥幸福。我走了!”

  云惜知道她去意已決便叮囑著:“那么你在路上可要小心哦,有空回來,我們隨時。”

  “好的。”秦依依揮淚上了馬車而去。、

  過去得她錯了,以后她會重新活過。

  “惜兒。”

  “什么?”

  “一切都歸入正軌,我們也去辦正事吧!”

  “什么?”

  “我想有一個小惜兒或者小焱兒。”

  “什么!”

  “老婆,不要什么什么啦!我要吻你羅!”

  “唔…”于是對話消失在夫兩人的濃情密意之中。 wWw.6NxS.COm
( ← ) 上一章   君憐流云   下一章 ( 沒有了 )
從不說愛我姊弟戀成癡雕琢愛人時有纏綿嬌艷芙蓉淘氣公主我愛私生女夫君難侍候情陷美人關狼吻/元渝
《君憐流云》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說,由網友收集整理,是羽嫣精心寫作,由全本小說閱讀網站流年小說網提供免費閱讀。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用于商業用途
若君憐流云第十三章侵犯了你的版權利益,敬請來信通知我們,本站會立即刪除您認為侵權的作品,謝謝您的支持!
东方6十1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