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卡列尼娜 六 完
流年小說網
流年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穿越小說 網游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同人小說 競技小說 重生小說
全本的小說 凌辱雜記 熟女歸宿 流氓老師 山村春情 鄉野多嬌 亂愛之美 夏日回歸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鄉野痞醫 顛倒奇緣 經典名著 笑話大全 綜合其它
小說排行榜 山村老師 春滿香夏 云雨紛紛 幸福家庭 七年之癢 縱情忘愛 愛與哀愁 桃花盛開 嬌妻愛女 家的淪陷 官場小說 現代文學 短篇文學 熱門小說
流年小說網 > 經典名著 > 安娜·卡列尼娜  作者:列夫·托爾斯泰 書號:46455 更新時間:2020-2-11 
六 完
  謝爾蓋·伊萬諾維奇對辯論是有經驗的他沒有反駁卻立刻把話題轉移到問題的另一面去了。收藏~*書城書友整~理提~供

  “噢如果你想通過數學的方法來測驗國民精神這當然是難以辦到的!我們的國家里還沒有采用投票方式所以不能采用就是因為它不代表民意;但是還有其他的方法。這在氣氛里可以感覺到的人的心可以感覺到這點且撇開不提那種在靜止的人海中動的、對于每個不抱成見的人都是明顯的潛;我們且狹義地看看社會吧!知識界各式各樣的團體以前互相仇視得那么厲害現在全都融合成一片了。一切分歧都結束了所有的社會機構異口同聲說的都是這事情所有的人都感覺到有一種自的力量擒住了他們帶著他們走向一個方向。”

  “是的所有的報刊說的都是一件事情”公爵說“這倒是真的。不過這就越像暴風雨前的青蛙了!它們鼓噪得什么都聽不見了。”

  “青蛙也好不是青蛙也好我并不辦報紙也不想替他們辯護;可是我談的是知識界的意見一致”謝爾蓋·伊萬諾維奇向他的弟弟說。

  列文想回答但是老公爵打斷了他。

  “提到意見一致還有些事可以說說”公爵接過去說。

  “我的女婿斯捷潘·阿爾卡季奇你們都認識他。他現在當了一個什么委員會的委員名字我不記得了。總之那里無事可做——喂多莉這不是秘密!——而薪俸卻有八千盧布。你們且問問他他的職務有沒有用處而他就會證明給你聽這是萬分需要的!他是一個誠實的人可是人不能不相信這八千盧布的用處。”

  “是的他托我轉告達里婭·亞歷山德羅夫娜他已經獲得了這個差使”謝爾蓋·伊萬諾維奇不滿意地說他認為公爵說的話是文不對題。

  “報刊上的一致意見也是這樣的。它曾經向我解釋說:只要一開戰他們的收入就要加倍。他們怎么能不考慮人民和斯拉夫人的命運…和這一切呢?”

  “有好多報刊是我不喜歡的但是這話說得未免太不公平了”謝爾蓋·伊萬諾維奇說。

  “我只提出一個條件”公爵繼續說下去。“在同普魯士開戰以前a1phonsekarr1有幾句話寫得妙極了。‘您認為戰爭是不可避免的嗎?那么好!誰要鼓吹戰爭那就讓他到特種先鋒隊里走在大家前頭帶頭去沖鋒陷陣!’”——

  1法語:阿里芬斯·卡爾。

  “這樣一來那些編輯可就好看了!”卡塔瓦索夫說放聲大笑起來心里想像著他所識的編輯們在這支選部隊中的情景。

  “噢不過他們會臨陣逃的”多莉說“結果只會礙事!”

  “要是他們逃跑的話那么就用霰彈和拿著馬鞭的哥薩克放在他們后面押陣!”公爵說。

  “這是開玩笑請原諒公爵而且是個不高明的玩笑”

  謝爾蓋·伊萬諾維奇說。

  “我可不覺得這是開玩笑這…”列文開口說但是謝爾蓋·伊萬諾維奇打斷了他的話。

  “社會上每個成員都接到做份內工作的號召”他說。“而腦力勞動者是以表達輿論來盡自己的職責的。輿論的一致而充分的表示是新聞界的職責同時這也是一種可喜的現象。二十年前我們是會沉默的但是現在我們聽見了俄國人民的聲音他們準備團結一致地站起來為了他們受迫的弟兄們準備血犧牲這是一種偉大的舉動是力量的象征!”

  “但是這不單是犧牲生命的問題而是殺死土耳其人”列文畏怯地說。“人民血犧牲或者準備血犧牲是為了他們的靈魂而不是為了殺人”他補充說不知不覺地就把這場談話和他專心考慮的思想聯系起來。

  “什么為了他們的靈魂?您要知道這種說法對于一個自然科學家是很難理解的。靈魂到底是什么?”卡塔瓦索夫含著微笑追問。

  “噢您知道的!”

  “不我敢對天起誓我一點也不知道!”卡塔瓦索夫說大笑起來。

  “‘我來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動刀兵’基督說”謝爾蓋·伊萬內奇從他那方面反駁說他從《福音書》里很隨便地引用了好像是最容易理解的那段話而列文總覺得那是最費解的。

  “一點也不錯正是這樣!”老頭重復了一句他就站在附近回答偶爾投向他的目光。

  “不老弟您被打敗了被打敗了完全被打敗了!”卡塔瓦索夫興高采烈地喊著說。

  列文氣惱得漲紅了臉倒不是因為他被打敗了而是因為他忍不住又爭論起來。

  “不我不能和他們爭執”他想。“他們穿著刀不入的盔甲而我卻是赤膊的。”

  他看出要說服他哥哥和卡塔瓦索夫是不可能的而且還看出要使自己和他們的意見一致是更不可能的。他們所宣傳的正是險些兒把他毀了的智力上的自豪感。他不能夠承認根據幾百個開到京城里來的、會說大話的志愿兵的話于是幾十個人他哥哥也在內就有權利說他們和報刊表達了人民的意志和思想何況這種思想是表現在復仇和屠殺上。他不能夠承認這一點因為在同他生活在一起的人民中間他看不出這種思想的表現而在他自己身上(他不能不認為自己是組成俄國人民的一分子)也找不出這種思想。而他之所以不能同意最主要的是因為他還有人民都不知道而且也不可能知道什么是公共福利但卻確切地知道只有嚴格地遵守展現在每個人面前的善的法則這種公共福利才能取得因此無論為了什么目的他都不愿意生戰爭也不鼓吹戰爭。

  他和米哈伊雷奇以及傳說中邀請北歐民族來為王的人民一樣都表示:“來做我們的王公統治我們吧!我們情愿唯命是從。一切勞役、一切屈辱、一切犧牲我們都承擔下來;但是我們既不評判也不決定!”可是現在按照謝爾蓋·伊萬內奇的說法人民已經放棄了他們用那么高的代價取得的特權。

  他本來還想問一聲如果輿論是絕對正確的評判人那么為什么革命和公社不像支援斯拉夫人的運動那么合法呢?但是這只是解決不了任何問題的想法而已。但是有一件事是無容置疑的就是這場爭論這時已惹惱了謝爾蓋·伊萬諾維奇因此再爭論下去是不好的所以列文就默不作聲了他讓客人們注意烏云聚攏來了最好趁著還沒下雨趕快回家。

  十七

  公爵和謝爾蓋·伊萬內奇坐上馬車走了;其余的人們加快腳步走回家去。

  但是云時而白茫茫的時而黑魆魆的來得那么急驟他們必須加快腳步才能在落雨以前趕到家。前面的烏云低沉而且像濃煙那么黑以迅得出奇的度橫過天空沖過來他們離家還有兩百步的光景一陣風就刮起來了隨時都會降下傾盆大雨。

  孩子們出又驚又喜的叫喊聲跑在前頭。達里婭·亞歷山德羅夫娜吃力地和著她的雙腿的裙子斗爭著已經不是走路而是跑起來了一面目不轉睛地注意著孩子們。男人們按著帽子邁著大步走著。他們剛走到臺階上大滴的雨點已打在鐵皮水槽的邊緣上了。孩子們和跟在他們后面的大人們快活地談笑著跑到房檐的蔭庇下。

  “卡捷琳娜·亞歷山德羅夫娜呢?”列文問阿加菲婭·米哈伊洛夫娜她拿著頭巾和披肩到大廳里來接他們。

  “我們以為她和你們在一起哩”她說。

  “米佳呢?”

  “一定是在科洛克樹林里保姆和他們在一起。”

  列文一把奪過來一塊披肩就朝著科洛克樹林沖去了。

  在這短短的一會工夫烏云聚攏來了完全遮住了太陽使得天色黯然無光好像蝕一樣。風好像堅持著要隨心所似地頑強地把列文朝后面刮去吹走了菩提樹的樹枝和花朵把白樺樹枝剝成奇形怪狀、不像樣子的**使刺槐、花朵、牛蒡、青草和樹梢全都朝一個方向彎下去。在花園里干活的農家少女們尖叫著跑到下房里去。白茫茫水簾似的傾盆大雨已經在遙遠的樹林上和附近一半的大地上傾注下來而且迅地朝著科洛克樹林涌來。雨珠的水分破碎成小小的水點充在空氣里。

  列文頭向前低著和想要搶走他手里的披肩的狂風斗爭著已經快跑到科洛克樹林了而且已經看見一棵橡樹后面有什么白東西在閃爍著突然間火光一閃整個大地似乎都燃燒起來他頭頂上的穹蒼似乎裂開了。睜開眼花繚的眼睛列文透過把他和科洛克樹林隔開的濃密的雨簾心驚膽戰地先看到的就是樹林中間那棵熟悉的橡樹的蔥綠樹頂已經不可思議地改變了姿勢。“難道是被雷劈了?”列文還沒有來得及想那棵橡樹就越來越快地消失在其他的樹木后面去了他聽見一棵大樹倒在別的樹木上的轟隆聲。

  閃電、雷鳴和因為挨了雨淋而感到的寒冷在列文心頭合成了一種恐怖的感覺。

  “我的上帝!我的上帝千萬不要砸著她們!”他說。

  雖然他立刻就想到他禱告那棵已經倒下去的樹不要砸著她們是多么沒有意義但是他又重復了一遍知道他除了念這些毫無意義的祈禱文以外再也沒有別的好辦法了。

  跑到她們常去的那個地方他沒有找到她們。

  她們在樹林那一頭的一棵老菩提樹下正在呼喊他。兩個穿深衣服(她們出門的時候本來穿的是淺色衣服)的人站在那里彎俯在什么上面這就是基蒂和那個保姆。雨已經停了列文跑到她們那里的時候天色亮些了。保姆的衣服下半截是干的但是基蒂的衣服卻透了整個貼在她身上。雖然雨已經住了但是她們站著的姿勢仍然像雷雨大作的時候那樣:她們兩個都彎俯在一輛遮著綠傘的兒童車上。

  “平安無事吧?感謝上帝!”他說穿著一只快要掉下去的灌了水的靴子蹚著水跑到她們跟前。

  基蒂的而紅潤的面孔轉過來望著他戴著她那頂走了樣子的帽子羞怯地微笑著。

  “哦你不覺得難為情嗎?我不明白你怎么能夠這樣胡來!”他惱怒地責備他的子。

  “說實在的這不是我的過錯。我們剛要走他就鬧起來了。我們得給他換布。我們剛要…”基蒂開始辯解。

  米佳安然無恙身上是干的安穩地睡著。

  “哦感謝上帝!我簡直不知道我在說什么!”

  他們收拾起嬰兒的布;保姆抱起嬰兒抱著他走。列文在他子旁邊走著懊悔他了脾氣于是背著保姆悄悄地握住基蒂的手。

  十八

  整整一天在他只是心不在焉地參加的各式各樣的談話中列文雖然對于自己心中應該生的變化感到失望但是他不斷地高興地感到他內心的充實。

  雨后地上太不能出去散步;況且天邊的雷云還沒有散去在天邊時而這里時而那里出雷鳴聲云遮暗了天邊。因此大伙在家里消磨了那一天剩下的光

  再也沒有生什么爭論;相反地用過午飯以后每個人的心情都非常愉快。

  一開始卡塔瓦索夫就用他那種別出心裁的笑話來為太太們逗樂那些笑話總是使初次和他結識的人感到高興可是后來受到謝爾蓋·伊萬諾維奇的慫恿他就講起雌雄家蠅之間性格上的、甚至是外貌上的差異和有關它們生活的有趣的觀察來了。謝爾蓋·伊萬諾維奇興致也很高喝茶的時候由于他弟弟的逗引闡述起他對東歐問題的前途的看法他講得又簡單又生動使得人人都留神傾聽起他的話來。

  只有基蒂不能聽他講完她被喚去給米佳洗澡。

  基蒂走了一會兒以后列文也被喚到育兒室她那里去了。

  放下茶點惋惜這場有趣的談話被打斷了同時又擔心為什么叫他去因為只有生重要的事情才會這樣列文到育兒室去了。

  雖然列文沒有聽完謝爾蓋·伊萬諾維奇的理論——就是說一個擁有四千萬人口的解放了的斯拉夫社會應該如何和俄國同心協力來開辟歷史上的新紀元作為一種完全新的看法使他感到很大的興趣;雖然因為不知道基蒂為什么要叫他去而感到詫異和不安——但是他一離開客廳剩下一個人的時候他立刻又回想起早上的思想。所有關于斯拉夫人在世界史上的重要那套理論同他心里所起的變化比起來他覺得是那么微不足道以致他轉瞬之間就完全遺忘了又回到早晨那種心情中去了。

  他現在并不像以前那樣回想他的整個思路(他現在不需要那樣)。他立刻就回到那種曾經指引過他的、而且同這些思想有關的情緒中去他看到這種情緒在他心中比以往更強烈更明確了。現在他已經無須像往常那樣為了獲得這種情緒而想出一些安慰自己的論據和反復回想整個的思路。現在恰恰相反喜悅而平靜的情緒比以前更活躍了而他的思想卻跟不上他的情緒了。

  他穿過涼臺仰望在暮色漸濃的天空出現的兩顆星星突然間他回憶起來:“是的仰望天空的時候我認為我看見的穹窿并不是幻影但是還有一些我沒有想透徹的東西我避而不敢正視的東西”他沉思著。“但是無論那是什么決沒有反對的余地。我只要好好想一想一切都會變得清楚的。”

  正在他走進育兒室的時候他想起來他避而不敢正視的是什么。那就是如果上帝存在的主要證據就在于他對于什么是善做了啟示那么這種啟示為什么只局限于基督教教會之內呢?這種啟示和同樣也諄諄勸人行善的佛教徒和伊斯蘭教徒的信仰有什么關系?

  他覺得這個問題他已得出答案;但是他還沒有來得及向自己說明就走進育兒室了。

  基蒂卷著袖子站在嬰兒正在里面玩水的澡盆旁邊聽見丈夫的腳步聲她就扭過臉來用微笑招呼他到她身邊去。她用一只手托著仰面浮在水上、蹬的肥胖嬰兒的頭另一只手用海綿往嬰兒身上擠水她的胳臂上的筋有規律地動著。

  “哦你來看!你看!”她丈夫走過來的時候她說。“阿加菲婭·米哈伊洛夫娜說得不錯。他會認人了!”

  原來米佳這一天顯而易見地、而且毫無疑問地已經認得出他所有的親人了。

  列文一走到澡盆旁她們立刻就試驗給他看而結果非常圓。為了這個目的而特地叫來的廚娘彎俯在他身上。他皺著眉頭不以為然地把頭左右搖晃著。基蒂彎俯在他身上他就笑逐顏開用小手攥著海綿著嘴出那樣滿意而古怪的聲音不但基蒂和保姆連列文也意想不到地歡喜起來。

  保姆用一只手把嬰兒從澡盆里抱起來又用水給他沖了一下然后就把他用大巾包起來擦干了讓他刺耳地哭叫了一陣以后就把他抱給母親了。

  “哦我很高興你開始愛他了”基蒂對她丈夫說那時她舒適地坐在她坐慣了的位置上著孩子。“我非常高興!不然我可就要為這事愁了。你說過你對他毫無感情。”

  “不難道我說過我對他毫無感情嗎?我只是說我感到失望罷了。”

  “什么你對他感到失望?”

  “倒不見得是對他感到失望而是對我自己的感情;我期望的還要多哩。我本來期望好像遇到喜出望外的事情一樣一股新的愉快情會在我心中。可是當時不但沒有這種感情反倒覺得憎惡和憐憫…”

  她聚會神地聽著他說一邊越過嬰兒的身上把在替米佳洗澡時摘下的戒指又戴到她的纖細的指頭上。

  “最重要的是焦慮和憐憫遠遠過快樂的心情。但是今天經過暴風雨期間那一場恐怖以后我理解到我是多么愛他了。”

  基蒂笑得容光煥。

  “你非常害怕嗎?”她問。“我也很害怕但是事情過去了現在想起來反倒更后怕了。我要去看看那棵橡樹。‘卡塔瓦索夫多么有趣啊!總而言之今天一整天都是非常愉快的。你愿意的時候你和謝爾蓋·伊萬內奇也可以那么要好…哦到他們那里去吧。洗過澡以后這里總是又悶熱又霧氣騰騰的。”

  十九

  走出育兒室列文又是獨自一個人了他立刻又回想起那個還沒有十分清楚的思想。

  沒有回到傳來人聲的客廳里他逗留在涼臺上倚著欄桿凝視著天空。

  天色完全黑暗了在他眺望著的南方是晴朗無云的。云籠罩著對面那個方向。那里電光閃閃傳來遙遠的雷鳴聲。列文傾聽著水珠從花園里的菩提樹上有節奏地滴落下來的聲音望著他熟悉的三角形星群和從中穿過的支脈縱橫的銀河。每逢閃電一閃不但銀河連最明亮的星辰也消失了蹤影但是閃電剛一熄滅它們就又在原來的位置上出現仿佛是被一只萬無一失的手拋上去的。

  “哦使我感到困惑的是什么呢?”列文暗暗地問自己預先感到這個疑問的解答早已在他的心中了雖然他還不知道。

  “是的神力的明確無疑的表現就是借著啟示而向人們顯示善的法則而我感覺到它就存在我的心中在承認這個的時候不論我愿不愿意我就和其他的人們給聯合到一個信徒的團體中了這個團體就叫做教會。哦可是猶太人、伊斯蘭教徒、儒教徒、佛教徒——他們都是些什么人呢?”他把他認為最危險的這個疑問提到自己面前。“難道這幾億人口就被剝奪了那種最高的幸福嗎?沒有那種幸福人生就毫無意義了。”他暗自沉思可是立刻又糾正了自己。“但是我到底在探求什么呢?”他自言自語。“我在探求人類的各式各樣的信仰和神力的關系。我在探求上帝向這星云密布的整個宇宙所顯示的普遍的啟示。我究竟是在做什么?對于我個人對于我的心已經無疑地顯示了一種遠非理智所能達到的認識而我卻頑固地一味想要用理智和言語來表達這種認識。”

  “難道我不知道移動的不是星辰嗎?”他暗自追問凝視著已經移到一棵白樺樹樹梢的一顆明亮的行星。“但是我望著星球的運轉我就想像不到地球的運轉因此我說星球在移動是對的。

  “如果考慮到地球的全部復雜而變化多端的運行難道天文學家還能了解和計算什么嗎?他們推論出的一切有關天體的距離、重量、運行和干擾的不可思議的結論都是以天體環繞著固定不移的地球的看得出的運轉為根據的這種運轉就展在我眼前多少世紀以來對于千百萬人說它總是這樣的過去是這樣將來也是這樣而且永遠是可以加以證實的。就像天文學家的結論如果不是以子午線和地平線作為觀察看得見的天體的依據就會是空而不可靠的一樣我的結論如果不是以那種無論過去或現在對于所有人永遠不變的、基督教顯示給我們的、而且在我心中永遠可以證實的分清善惡的理解力作根據那也會是空而不可靠的。至于其他宗教信仰以及它們和神的關系問題我沒有權力也沒有可能來解決。”

  “噢你還沒有走嗎?”他突然聽見基蒂的聲音說她正路過這里到客廳去。“怎么回事你沒有什么不痛快的事吧?”

  她說借著星光注意地凝視著他的面孔。

  要不是一道使繁星失去光輝的閃電照亮了他的面孔的話她就不會看清他的面部。借著閃電的光芒她看見了他整個的臉看出他是平靜而愉快的她對他微微一笑。

  “她懂得”他想“她知道我在想些什么。我要不要告訴她?是的我要告訴她…”但是他剛要開口的時候她就說:

  “噢科斯佳!請你幫幫忙”她說“到角落上那個房間去看看他們替謝爾蓋·伊萬諾維奇安排得怎樣了!我去不大方便。看看他們是不是放上新臉盆了?”

  “好的我立刻就去”列文說站直身體吻了吻她。

  “不我還是不告訴她的好”當她從他身邊走到前面去的時候他想。“這對于我個人說是一個不可缺少的、十分重要的、非言語所能表達的秘密。

  “這種新的情感并沒有使我有所改變沒有使我感到幸福也沒有像我夢想的那樣突然間使我大徹大悟只是像我對我兒子的感情一樣。這也沒有什么出人意外的地方。但就是信仰也罷不是信仰也罷——我不知道這到底是什么呢——這種情感不知不覺地歷盡痛苦產生了在我心中牢固地扎下來。

  “我照樣還會跟車夫伊萬脾氣照樣還會和人爭論照樣還會不合時宜地表自己的意見;在我心靈最神圣的地方和其他的人們甚至和我的子之間仍然會有隔閡;為了我自己的恐懼我還會責備她并且還會因此感到后悔;我的理智仍然不可能理解我為什么祈禱但是我照樣還會祈禱;但是現在我的生活我的整個生活不管什么事情臨到我的身上隨時隨刻不但再也不會像從前那樣沒有意義而且具有一種不可爭辯的善的意義而我是有權力把這種意義貫注到我的生活中去的!”

  1873—1877

  全文完 wWW.6NxS.coM
( ← ) 上一章   安娜·卡列尼娜   下一章 ( 沒有了 )
虹(茅盾)霜葉紅似二月腐蝕多角關系鍛煉林家鋪子子夜十三步心獸
《安娜·卡列尼娜》是一本完本經典名著,由網友收集整理,是列夫·托爾斯泰精心寫作,由全本小說閱讀網站流年小說網提供免費閱讀。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用于商業用途
若安娜·卡列尼娜六 完侵犯了你的版權利益,敬請來信通知我們,本站會立即刪除您認為侵權的作品,謝謝您的支持!
东方6十1玩法